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你真好 > 番外4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番外4

      “如何看待孩子早恋?”这个问题,邹檬没机会问自己的父母。

      然后当这个问题提到自己身上的时候,她正坐在自己儿子高中班主任的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  贺禹洲和邹檬很少管儿子的学习,小祎从小就很明确自己的目标,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无论从哪方面。从小到大他的目标都能实现,更是一路初中到高中都是重点学校的重点班,成绩也从没掉出过年级前叁名。

      他想学什么都是自己考虑清楚后再和父母说,邹檬和贺禹洲都是大力支持,他也从来不会半途而废,所以现在街舞跳得好,篮球打得好,钢琴弹得好。

      别人家孩子的青春期多多少少会有些叛逆,但是小祎懂事得有些过分,邹檬想操心也没地操去。

      所以当她知道自己儿子可能早恋的时候,是有些惊讶的,她以为自己的儿子只知道学习呢。

      但苗头也不是没有,之前邹檬就发现了,他拿着手机脸上露出的笑意骗不了人的。

      班主任是个八零后,今年也有五十多岁了,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读书时老师抓早恋抓得紧,所以到了这个年纪管理班级,也对早恋这种事比较敏感一些。

      “其实贺柠祎同学的成绩我们都知道,不用说,但是毕竟已经高叁了,我觉得还是以学习为主。”老师推了推眼镜,“再者说了,对方才高二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邹檬点点头:“老师我想问问,您是怎么发现小祎谈恋爱的呢?”

      “别的班的老师,发现他们在器材室接吻。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“……”邹檬心里暗暗吐槽了一句,这件事居然还遗传。

      然后她继续问老师:“哦……那对方是男孩子嘛?”

      老师立马否认:“那当然不是,是个女孩子。但是为了保护女孩子的隐私,我不能和你说是谁。”

      邹檬点点头,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  老师继续说:“还是希望你们家长回去和孩子说说,这关键时刻还是以学习高考为主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好的老师,谢谢您。”邹檬对老师说:“我回去和他说,谈恋爱一定要注意分寸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……啊?”老师发现说了这么多,好像她抓错了重点。

      “老师,无论对方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,我都觉得既然和小祎谈恋爱了,那他们应该是真心喜欢对方的。”邹檬笑着说,“十七八岁的时候,恋爱是很美好的呀,都203年了,我觉得他喜欢男孩子还是女孩子,几岁谈恋爱,只要掌握分寸,我们家都支持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班主任不是不知道这贺柠祎家里的来头,之前和家长接触过两次,对方也是客客气气的,对于学校的事情也是各种配合。

      班主任扯了扯嘴角,以为是通情达理的家长,可现在发现好像也不是。

      “老师您放心,未成年的时候什么该做,什么不该做我们都会督促好他的,如果对方家长有意见的话,我们也会配合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邹檬离开老师办公室以后直接接了贺柠祎回家。

      快到家的时候,贺柠祎忍不住了,问一路上没说话的邹檬:“妈,你是不是不开心?”

      “为什么这么觉得?”邹檬边开车边问他。

      “被老师叫家长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嗯……被叫家长很丢人诶,贺柠祎。”

      他的这对父母,平时开明得很,但今天邹檬的沉默让他又有些吃不准了。不过虽然被叫了全名,但是贺柠祎发现邹檬生气的点应该不在于他早恋。

      邹檬生气其实很好哄,可要是他那个宠妻狂魔的爸爸发现他惹了邹檬生气,这才要命。

      “妈,老师和你说什么了?”他下车跟在邹檬后面,快步走到她身边,试探性地问邹檬。

      其实多少还是能猜出来被叫家长的原因的,之前别的班有人谈恋爱闹了点风波,原本对于学生早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学校开始严查了起来。而贺柠祎就是严查的时候被抓包的那个。

      他女朋友班主任年轻,是个0后,对早恋这些事看得开,教育了几句,甚至还有些磕cp的苗头。但贺柠祎的班主任就有些古板了。他担心了两天,还是被叫家长了。

      邹檬这才发现,自己的儿子已经比她高了这么多,他现在的样子好像比贺禹洲十七八岁的时候更帅一些,更壮一些。

      “妈。”贺柠祎叫她。

      邹檬其实挺想八卦一下他女朋友到底是谁的,可是她了解她这个儿子,如果他想说,他会自己说,既然他不说,那她就暂时不问。

      “哎呀,妈,我可难受死了。我都说,我都说。”贺柠祎自己憋不住了,邹檬不问他,他反而难受死了,“我是谈恋爱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邹檬点点头,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
      “你不问问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  贺柠祎不说这句倒还好,这话一出,邹檬反应过来,听这个意思,这女孩子她应该是认识的。和贺柠祎一个学校,她又认识,老师说才高二的话……

      邹檬试探性地问:“林……遇湫?”

      “……”贺柠祎眨眨眼,“你怎么一猜一个准啊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你和小湫湫谈恋爱了?”邹檬忍不住提高嗓门。

      “嗯。”贺柠祎看着邹檬惊讶的表情,皱起了眉,“你不喜欢遇湫?”

      “这倒不是。”邹檬否认,“遇湫很好。”

      她和贺禹洲都很喜欢遇湫,这姑娘他们从小看着长大,乖巧懂事,可……

      林知言和秋湫现在是对贺柠祎很好,一直把他当自家儿子似的,但真要知道了贺柠祎把他们家宝贝闺女拐走了,不知道还会不会对他好。

      她只是有些担心自己儿子。

      “那这么说,你不反对我们咯?”

      “我不反对,你自己有分寸就好。遇湫还小,什么事该做,什么事不该做,你要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  贺柠祎拥抱她道谢:“谢谢妈妈。”

      今天贺禹洲回来有些晚,公司临时有个会,他在公司吃了才回来。

      为了表达没和邹檬一起用晚餐的歉意,他买束花,这是这么多年的习惯。

      邹檬很喜欢今天的花,等她插好了刚转身,贺禹洲就把她打横抱起。

      “诶……你干嘛啊,万一一会儿小祎看见。”

      其实小祎早就习惯了,从小爸爸亲妈妈就没避讳过他。

      只是后来他越来越大了,马上就是成年人了,邹檬觉得贺禹洲这种随时随刻可能发情的模式该改改了。

      而贺禹洲则是觉得,儿子都已经快成年了,什么事情该看,什么事情该回避应该心里有数,而不是他们躲着他。

      甚至他在考虑,儿子快十八了,是不是该让他自己买一套房住出去。

      当然,他用脚指头想也知道邹檬不会同意,那他就希望快点高考完,儿子去读大学,那这样家里就又是二人世界了。

      贺禹洲抱着她上楼,这么多年了,贺禹洲每天健身,邹檬依然身材纤细,两人各方面的状态都不像十八岁孩子的父母。

      按理说贺禹洲已经过了如狼似虎的年纪,且应该走下坡路了,但邹檬觉得贺禹洲的曲线图一直是往上走的。

      “结束了吗?”贺禹洲问她,前几天她生理期,他忍着没碰她。

      “嗯……”邹檬突然想到,“先别,我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  贺禹洲估摸着她要说的也不会很重要,不然他一回家就说了。

      “先做,檬檬。”

      虽然已过不惑之年,贺禹洲还是会叫她“檬檬”,他们的爱情好像还一如往常。邹檬觉得,贺柠祎在这样的耳濡目染下成长,应该会很爱以后的老婆。

      要说她会失落吗?好像也不会,因为“爱”这个东西呀,她从来不缺。

      同样没变的还有贺禹洲在床上的霸道,他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,邹檬每次都能被他弄得很爽。

      爽,但是也很累。

      “我好累。”邹檬觉得腰都不是自己的了。

      贺禹洲把趴着的她捞起来搂在自己怀里,她的腿顺势搭在他腿上,气若游丝:“这个年纪了,你悠着点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嫌我老?”贺禹洲问她。

      自从过了叁十以后,邹檬总是有意无意提醒他已经不年轻了。

      到底是觉得他有多老?

      “我是觉得我自己老了,禁不起你这么折腾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你哪里老?”

      贺禹洲倒是也没骗她,要说她完全和二十多岁的时候一样,那是不可能,但说她叁十多岁一点也不违和。

      邹檬眨眨眼,“别不觉得,再过几年你儿子让你当爷爷的时候,看你还觉不觉得自己年轻。”

      贺禹洲笑了,“他还早了点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早什么。”邹檬看他,“他恋爱了。说不定过五年真让你当爷爷。”

      贺禹洲嘴角的笑容逐渐僵硬,五年后他也不到五十,真要当爷爷的话……算什么事儿啊。

      “恋爱?”

      邹檬把今天被叫去学校的事和他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  “都什么年代了,怎么还叫家长?”贺禹洲不理解,“他马上就十八了,也不算早恋了吧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我也这么觉得。”邹檬嘀咕了一句,突然想到了什么,下巴磕在他胸口,“你猜猜儿子和谁恋爱了?”

      “我怎么会知道。”儿子身边的女同学,他一个也不认识。

      “所以让你猜猜嘛~”

      贺禹洲听她的这意思,儿子这女朋友他应该认识,小祎身边他认识的,好像也只有……

      “……林遇湫?”

      邹檬点点头,夸他聪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