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4海棠书屋 > 未分类 > 神在眷顾(NPH) > 这不像是结了个账,倒像是打了个仗。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奚落心惊胆战的走回去,旁的好心情全都没了。约着出来玩原本是放松身心的,这下倒好,不惊出点病真对不起这一趟。

      她是把事儿做错了,又还没来得及考虑后果,现在突然就瞒不住了…

      蒋奕这个人,奚落半点底都摸不透。对他不了解,也不想了解。但就是这样一个毫不相干的人,轻而易举就捏住了她的把柄。

      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每一层窗户纸最终都会被捅破。大不了,还是跟穆洋坦白好了。

      因为奚落和褚玥的关系较为亲密,穆洋对褚玥一直还算热络。蒋奕和奚落不在,穆洋也没有让场面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  随口和褚玥搭了几句话,褚玥这个话匣子就关不上了,嘚吧嘚吧了一大串。穆洋也没有显得不耐,一一附和。

      逺逺看着,画面倒是和谐。

      奚落悄声走过去,站在俩人的身后拍了拍他们的背。“你们俩聊什么呢?这么高兴。”

      褚玥闻声回头,见是奚落,忙笑着打哈哈。“哎哟喂我的大落落,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啊?刚刚你家穆洋还说要去找你了呢,怕你迷了路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奚落敛了敛愁容,调侃着回应道。“我又不是叁岁小孩儿,去个厕所还能迷路了?”

      她正要拉着自己的椅子坐下,就被身旁的穆洋拽了过去,他圈住奚落的腰,将奚落抱坐在了自己的腿上。

      奚落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,很快便适应了。“洋洋…干嘛呀…坐没坐相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穆洋爱死她这嗔怪撒娇的小模样了,不禁搂的更紧了。这一天他可算是憋坏了,碍于出来玩,他也不能公然和奚落有什么过分的亲密举动。

      “我刚刚真的很担心,怎么去了这么久?”穆洋温柔的问她。他性子温温的,但唯有一种温柔,是他独独留给奚落一个人的。

      他对奚落倾尽了所有的温柔,恨不得为了她掏空自己的全部。这样的情意,从开始的那一秒,就没有停止过羡煞旁人。

      “天太黑了…而且那条小路路灯又坏掉了很多个…路面也都是小坑合碎石子…我就走的很慢,怕崴到脚。”

      奚落再度纠结了起来,她想把自己的祁皓的事对穆洋坦白,这些话在嘴边打转,但根本就难以说出口。

      她心急如焚,手心都冒了一层汗,表面上还要装作无事发生。

      可留给她的时间真的不多了,她必须要赶在蒋奕把这件事大嘴巴了之前,全部告诉穆洋。

      “哎…玥玥呀,咱这桌是不是少了一个人啊?你家那位呢?”奚落转移了话题,尽量佯装着自然的发问。

      她刚刚回来就没见着蒋奕,所以心底那块大石头才能暂且放了一放。

      褚玥刚又吃了一把穆洋和奚落坐大腿的狗粮,她突然想起来蒋奕也去了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  “哦…我差点忘了…他呀…刚刚说去查查附近的酒店什么的…反正我们今天回不去市内了,要找个住的地方呀…

      不过去的时间确实有点久了…嗯…这样…我去给他打个电话问问好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褚玥屁颠屁颠去打电话了,谈到蒋奕,她从来都难掩喜悦的神色。

      奚落垂放着的手不由自主的捏紧,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催促着自己去开这个口。

      穆洋没有看出她的不自在,趁着褚玥被支棱开,他偷偷地吻了吻奚落的脖颈,一点点的,很轻很细腻。

      像一片漂浮的羽毛撩拨,要比这丝丝凉凉的晚风更加轻柔。

      穆洋摸了摸奚落的胳膊,冰冰凉凉的。他蹙了蹙眉,语气有些责怪自己。

      “宝宝…你现在冷吗?对不起,怪我考虑不周到,应该多带一件外套来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这鬼天气一阵一阵的,白天像是火球降落一般燥热,但到了晚上那小风一刮,倒也真的是挺凉。

      穆洋抚平了奚落一部分的焦躁,她狠狠的下了个决心,就现在。“洋洋…有件事…我想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  她突然认真了起来,穆洋也立刻察觉出她似乎有些紧张,他松开了抱住奚落的手,问。“怎么了宝宝?”

      奚落忐忑的站起身,坐到了放置在穆洋旁边的椅子上。她凝视着穆洋,遏制着不停加速心率。

      和穆洋在一起后,她极少表现出这样的神态。穆洋也不由得担心了起来,他看着奚落握成捏成小拳头的手,急切的询问。

      “宝宝…到底怎么了?是不是遇到了什么让你很为难的事?没关系,你别怕…有我在,我都会帮你摆平。”

      她又何德何能呢?奚落看着面前这个满眼都是自己的男人,接下来的话连半个字都没法说出口。

      “我想说…今天真的很开心,以后我们就经常这样搭伙出来玩吧?”她笑说,眉宇间的不自在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  穆洋愣了愣,显然还没反应过来。他刚刚真的特别怕,他甚至在想,奚落会不会是不想跟他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  奚落见穆洋不说话,怕他深想怀疑,站起身后又撒泼般的侧坐在了他的腿上。

      她主动搂住穆洋的脖子,挑逗着亲了亲他的下巴。“好嘛…?”

      “…只是这样吗宝宝?”穆洋还是不敢相信,她不认为奚落只是想说这个。